2020年05月20日

九零后董事長3年怎樣實現深度重構?王浩宇詳解大禹節水邏輯和戰略

作者:王浩宇
    “從2017年我接任董事長以來,3年間大禹節水的收入實現翻番,這既是對公司創始人、我的父親王棟先生在天之靈最好的告慰,也意味著了大禹節水完成了轉型升級,由過去的節水設備生產施工企業變成現在的智慧水利全產業鏈企業。”4月16日,大禹節水業績說明會上,董事長王浩宇如此動情地說。



    3年前,大禹節水創始人因操勞過度驟然離世,當時只有26歲的王浩宇臨危受命緊急回國,面對著的是一家收入10.29億元、主業收入只有節水工程和節水材料的企業。現在,這家企業的收入結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智慧農水項目建設占比超過55%,農水科技產品服務與銷售占比6%,同時農水信息化和項目運營服務占比超過2%。


    “過去3年大禹節水進行了深度重構;現在,大禹節水是一家現代農業科技公司。”王浩宇自豪地說。


    內外合力 打造大禹節水的“科技服務成色”


    過去3年,正是中國經濟整體發展速度放緩、國內外經濟形勢波動加劇的時期,大禹節水卻能獨樹一幟,在王浩宇看來,依靠的是對行業的深入思考和認知,以及內外發力、提前謀劃的戰略布局。


    作為這3年起點的2017年,正逢國家提出將“鄉村振興戰略”,彼時全國18億畝耕地能夠進行有效水利灌溉的少之又少,絕大多數農業生產仍然要靠天吃飯。與此同時,“十三五”規劃中提出每年要增加2000萬畝高效節水灌溉農田和8000萬畝高標準農田。由此,大禹節水在獲得重大發展機遇的同時也找到了自己的戰略定位,即圍繞“三農三水”——農業高效節水、農村污水處理和農民安全飲水——為核心業務領域,打造“三張網”——基礎設施水網、看不見的信息網以及看得見又看不見的服務網,形成商品和服務的提供載體;形成“兩手發力”的合作模式,即通過獨特的商業運營模式,同時對政府和市場兩個資源加以有效利用,實現在市場開拓、項目建設、工程結算和運營服務等方面的顯著成效。


    在這種戰略思路指導下,大禹節水由最初的節水產品生產,到農水項目建設和農水產品銷售集成模式,再拓展到農水項目綜合運營服務模式,實現了商業模式方面的創新,同時大力改革組織架構,形成了八大業務板塊——大禹研究院、大禹資本、大禹設計、大禹工程、大禹制造、大禹智慧水務、大禹環保、大禹國際,彼此間既有一定的業務獨立性,又形成了明顯的協同效應,實現了對農業水利產業鏈的全覆蓋。


    大禹節水的科技含量體現在哪里?首先,2019年收入結構中,不僅智慧水務項目支撐了大禹節水的半壁江山,而且公司在2019年獲得的新訂單相比往,科技含量提升,更注重一體化服務,且施工面積大,需要整體協作。合同節水板塊,公司中標永定河流域農業節水項目。農場服務板塊,公司中標河南確山縣、溫縣水肥一體化示范項目、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區印象柑橘園、博覽園水肥一體化灌溉項目、南非山核桃灌溉等項目。其他板塊,公司中標甘肅中部生態移民扶貧開發供水工程項目。華鑫證券對此點評認為,正是這些優質訂單幫助大禹節水的業績穩定增長。


    其次,通過對國內多個地區水利設計資產的收購,改進了員工結構,提升了研發人員的比例,加大了科技含金量。“以往大禹節水給市場的印象是生產制造企業,主要資產是生產線,但是現在我們最寶貴的資產是人才。”王浩宇說。聘請原中國水利水電科學院總工程師高占義擔任首席科學,成立大禹研究院,收購杭州水利設計院、酒泉水利設計院的收購……這一系列動作使大禹節水實現了在水利設計與科技研發方面的絕對龍頭地位。從公司員工結構數據顯示,近三年來員工總數保持在1800-1900人左右,3年前從事生產的人員接近900人,占比 57%,而現在制造人員只有300余人,而技術人員將近500人,占比30%,人員結構的調整表明公司正在向價值鏈的更高端進發。


    第三,持續加大對科技研發的投入,使技術研發能力成為大禹節水的“護城河”。2019年研發投入金額4958萬元,同比增長27%,研發投入金額占營業收入比例較去年提升了 0.1個百分點。據王浩宇介紹,大禹節水所擁有的專利數量400多項專利和40多項科研成果,涵蓋全產業鏈條,是行業第2至第15名企業專利數量的總和。大禹節水已在滴水均勻、自動過濾清洗排污、毛管布設、系統控制、精量滴灌、銅祛根防負壓抗堵塞等領域形成了核心技術能力,產品性能已躋身國際先進行列。


    5G時代發力智慧農業


    王浩宇擔任董事長以來,一多半的時間都是在下鄉,他對中國城鄉的差距感受深刻。現在城市生活依靠一部手機可以完成各方面的生活需求,然而在農村的生活遠遠沒有達到這種水準,特別是現代社會便捷、迅速的信息觸角遠未能達到農業生產、農村生活的深層,即便現在大力推行的農產品電商平臺,也不過是將觸角延伸到了農產品的銷售供應端,而農業田間生產端則仍然延續著傳統的農耕方式。


    “我堅信這種差距不會是一個長期的狀態,誰能率先介入中這一領域誰就能占據領先優勢。”王浩宇說。


    “中國要發展必須要發展現代化農業生產,必須要對農田基礎設施進行信息革命,正如現在城市的發展首先要先鋪設信息通路,農業生產也如是。依靠中國在物聯網、大數據、邊緣計算、5G等各方面的優勢,農村和農業生產將是5g應用的最大場景之一。”


    基于這樣的理念和理想,大禹節水以引領智慧農業產業的魄力,正在進行積極的布局。


    大禹節水日前公告,擬通過增資及股權受讓收購國內領先的移動互聯網+智慧水務服務提供商慧圖科技,此舉意味著系統完成智慧水務業務內部和外部資源整合,從而奠定國內智慧水務的龍頭企業地位。


    慧圖科技是國內水行業信息化的專業龍頭公司,擁有20年專業優勢,依托云應用、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專注于為水行業客戶提供透徹感知、全面物聯、整合共享、智能應用等智慧水利服務。


    慧圖科技林斌認為,慧圖科技在水利軟件研發、云平臺和大數據、物聯網、面向智慧水利和智慧農業的解決方案方面,具有和大禹節水互補的優勢,能夠為大禹節水編織“看不見的信息網”提供了最有效的信息工具。


    早在2013年,大禹節水就在業內提出了“智慧水利”這一理念,將大數據與傳統水利工程結合,把水利信息化作為未來戰略轉型的主要方向。


    得益于在智慧水利方面的提早布局,大禹節水目前已經建立了自有的綜合性智慧水利云平臺和管理體系,具有精準感知、廣泛聯接、科學決策、智能管理等特點,能夠實現對農水項目全周期和農產品可追溯的管理。如今與慧圖科技的結合,將使大禹節水的未來智慧水務業務有望發展成為獨立面向市場的專業板塊,將“三網融合”機制當中最重要的一環即信息網的平臺職能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


    快速復制的樣本


    在王浩宇看來,正是通過這3年的戰略布局,大禹節水和慧圖科技打造出來了三個樣本——農田灌溉領域高效節水的“元謀模式”,農村污水處理領域的“武清模式”,以及農民安全飲水領域的“慧圖彭陽模式”,都已經被證明是成功的、領先的模式,未來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快速復制。


    “這將是一個千億級的市場。” 王浩宇說。


    “元謀模式”是指大禹節水以農田節水工程為基礎,實現對農田水利設施的運營,并為農戶提供延展性的水肥一體化、種植技術指導、訂單農業對接等增值服務。可以說,正是“元謀模式”使大禹實現了由工程承包商向農業科技運營服務商的轉型升級。


    大禹節水在元謀縣運營的11.4萬畝高效節水灌溉項目,在元謀縣周邊4個鄉鎮新建了水利建設灌溉工程,使得這4個鄉鎮年平均節水量達2158萬立方米,節水率為48.6%,使當地1.33萬戶、12.63萬人直接受益。


    大禹節水在元謀模式中重點推廣的是“水肥一體化”的智能灌溉系統,即水閥能夠連通刷卡驅水設備直通田間地頭,通過一條條好似“毛細血管”的滴灌管,將水、肥精準送達農作物根部。


    對農民來說,該模式精準供水節約了成本,水肥一體提高了操作便利性,由此可一年種植四季作物,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和收入水平;對于企業來說,通過水費控制入手,實現覆蓋肥料、滴灌帶動農資銷售、農技服務、訂單對接、農技培訓等一整條產業鏈,另外還可以探索農業生產大數據和以此為基礎的三農貸款和農村金融,進一步拓展公司的收入空間;對地方政府來說,實現了農田水利基本設施的改良和農業生產的科技指導,提高了土地價值,提升了當地居民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武清模式”則是大禹節水在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方面樹立的標桿。城市生活久了的人很難相信,現在不少農村地區對生活污水根本未進行處理就排放到當地河湖,造成環境污染。而提升農村生活質量水平,必須要依靠現代科技手段。


    2018年,大禹節水宣布首次中標武清區農村污水處理項目,這是以PPP模式籌集資金進行污水項目建設的首例,目前已經實現對該區一半以上的農村生活污水處理。這種模式下,政府投資和企業牽頭社會化融資相結合,既能夠保障項目所需要資金的快速到位,又能夠保障企業一定的盈利空間,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


    “慧圖彭陽模式”則是由慧圖科技主導的寧夏彭陽縣“互聯網+農村供水項目”。通過互聯網大數據技術,實現從水源地到管網再到終端的一整條線路的自動監測,使農民飲用的自來水供應得到保障,提高了供水的及時率和水質的安全性,凸顯了水利大數據作為先進生產力的要素價值。


    上述三種模式都做到了對地方政府、企業和農民三方受益,因此王浩宇對在全國復制很有信心。“當前鄉村振興戰略疊加全面脫貧目標,以及在國際復雜形勢下更加凸顯國家糧食安全的重要性,國家對這方面一定會更加重視。為此,我們在今年要加大這方面的項目合作,盡可能地提升市場占有率。”


    堅守初心 不忘根本


    4月10日,大禹節水公告,稱公司近日取得甘肅省藥品監督管理局頒發的《醫療器械注冊證》、《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現有2條醫用口罩生產線,可以日產12萬只醫用口罩。資本市場對這一公告產生了多種聲音。


    對此,王浩宇表示:“讓農業更智慧、讓農村更美好、讓農民更幸福,這不是我們的口號,而是我們一直堅守的初心。當年我父親創立大禹公司,就是希望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能夠改變家鄉甘肅的缺水干旱,改變落后貧窮。這一初心上市十年未曾改變。適當盈利是企業的追求,但不是唯一追求,大禹曾經放棄了很多能夠帶來暴利的機會。在當前全球抗疫的情況下,口罩的確有一定的盈利空間,但是我們做口罩,不是為了財務需要,而是作為一名企業家,必須要為這個社會多做一些事情。”


    大禹此次生產的醫用口罩,主要滿足各地分公司的員工防護,此外滿足還有各地學校面臨開學之后的口罩需求。因此,生產口罩將用于捐贈,并優先用于政府收儲調配保障需求。


    “我們認為這部分產生的收入占公司全年營業收入的比重很小,不會對公司的主營業績產生重大影響,但卻是我們履行社會責任、塑造企業形象和口碑的重要舉措,也是對家鄉、社會和地方政府的回報。”王浩宇說。


    面對疫情可能產生的影響,王浩宇認為對大禹來說是一次難得的飛躍機遇。


    首先,面對疫情之后各地積極復產復耕,政府對當年農田水利的投入指標并沒有下降。這意味著大禹節水最主要的市場規模沒有縮小;


    其次,為應對疫情造成的經濟下滑,國家提出了以5G、大數據、特高壓、工業物聯網等為核心的“新基建”,其中將大數據與農業相結合的“智慧農業”概念再次成為市場引爆點;


    第三,當前疫情危機之下,確保國內糧食安全問題是重中之重,在耕地面積難以向上突破的情況下,必須考慮積極提升土地耕種效率。


    由此,大禹節水作為農田節水灌溉領軍企業,以傳統三農領域內的發展優勢,疊加數字化、智能化水利全產業鏈生產能力,將為我國農業生產提供從節水灌溉、水肥一體、智慧農業一體化的農業科技與運營服務,必然迎來良好的發展機遇期。


    此外,從行業發展情況來看,水利服務市場是高度分散的市場。當前受疫情影響,行業內部分中小型企業的生產、經營受到較大影響。對于行業內具有產品、資本、技術以及品牌等方面優勢的頭部企業而言,抓住危機中的行業整合機會,將成為下一步騰飛的關鍵。


    面對未來的發展,王浩宇還制定了大禹的資本戰略,即準備通過強化資本戰略實現今后的跨越式發展,形成面向銀行為主的間接融資、面向資本市場的直接融資、基于股權的并購重組、以及基于BOT模式的項目融資等多元化長效融資機制。


    未來的資本戰略將聚焦公司戰略需求、產業鏈上下游和和股權投資重點方向,多渠道、多方位尋求海內外關于智慧農業服務、農業科技、信息技術結合、設計、前沿節水技術等領域方面具有相當實力、良好口碑、經營穩健的目標企業,尋求合作、合資和兼并收購的各類模式,提升高附加值業務板塊的盈利能力,加速實現公司跨越式發展。
分享按鈕 大乐透基本走图进30期 锦盈多配资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 香港49选7永久公式 新疆喜乐彩中奖规则 山东11选5玩法介绍 券商融资平仓规定 贵州今天快3走势图 p2p股票配资风险 快乐十分公式计算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遗漏 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 在澳门赌博有什么玩法 江西11选五任二遗漏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15选5冷热号分析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