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8日,全球化智庫(CCG)、南南國際教育智庫研究院與北京王府公益基金會聯合在國家會議中心舉辦的第20屆中國國際教育年會暨2019第四屆新聚合國際教育研討會上發布了《2019中國國際學校藍皮書--國際理解教育發展現狀研究》。




  “國際理解教育”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誕生,這一理念被引入中國后,越來越得到教育界重視,在理論和實踐上不斷有新的探索。中國國際學校自誕生以來,就與國際理解教育有著難分難解的關系。該報告從“培養什么樣的人”的角度出發,將“國際理解教育”概念界定為“為了培養具有全球意識,尊重世界文化多樣性,關注全球議題,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并理解、尊重和發揚本國、本民族文化的人而開展的教育活動”。


  報告以問卷的形式對中國國際學校學生、教師進行調研并對一些教育管理者進行深度訪談,梳理了國際理解教育理念的起源及其在中國的發展概況,然后從理念建設、課程設置、主題活動、教師培訓和對外交流與合作五個方面呈現,分析了中國國際學校開展國際理解教育的現狀,并提出對于中國國際學校實施國際理解教育的展望與建議。




  全球化智庫(CCG)副主任兼秘書長苗綠女士,南南國際教育智庫研究院副院長肖慧琳女士,北京王府公益基金會副秘書長劉穎女士,就如何看待國際理解教育他國文化與本國文化之間的關系、基金會國際理解教育項目未來的發展方向等問題,進一步回答了在場媒體記者的提問。




  苗綠女士就理解他國的文化與弘揚本國文化之間的關系做出精彩回答,她說道:“他們的關系應該是既要理解世界其他國家的文化,又要尊重和弘揚本國、本民族文化。現在的學生應該知道如何站在世界公民的角度去彌合世界的分歧,包括我們現在遇到的挑戰。”


  關于教師在國際理解教育開展過程中應該怎么做的問題,南南國際教育智庫研究院副院長肖慧琳女士表示教師應該提升自身素質,開拓視野,提升國際理解力。


  基金會副秘書長劉穎女士在答記者問時指出:國際理解教育項目,是我們基金會正在全力推進的一個項目,“國際理解教育”對人才的定義是:要培養具有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國際事務的復合型的人才,他既要理解世界其他國家的文化,又要尊重和弘揚本國、本民族文化。這也正是我們20世紀未來30年人才培養的目標。


  作為國內最早開展國際人才政策研究和該領域最領先的智庫,CCG 成功參與推動了多項國際人才吸引和流動的相關中央和地方政策。自成立以來,CCG長期致力于人才國際化等領域的研究,已在出國留學、海歸發展、來華留學和國際教育等領域取得豐碩的研究成果。


  早在2012年,CCG就持續關注、研究國際學校。本次已經是CCG連續第四年發布《中國國際學校藍皮書》。2016年, CCG與北京王府學校聯合在北京舉辦的2016“新聚合”首屆國際教育高峰論壇上發布《中國國際學校報告藍皮書(2016)》,揭示了中國國際學校面臨的問題和挑戰;2017年, CCG與南南國際教育智庫研究院聯合發布《中國國際學校藍皮書(2017):“一帶一路”沿線地區中國國際學校發展戰略報告》,為中國國際學校如何“走出去”提出了政策建議;2018年,CCG與南南國際教育智庫研究院聯合在大連舉辦的2018第三屆新聚合國際教育高峰論壇上發布了《2018中國國際學校藍皮書》,分析了“國際教育本土化”這一理念的內涵及其在踐行這一理念時面臨的挑戰,并對中國國際學校未來發展和建設有中國特色的國際教育提出了建議。


  隨著全球化趨勢的加深,信息、資本和人才的跨國流動日益廣泛,各國對國際化人才的需求也日益增加。《中國國際學校報告》系列藍皮書對深入分析我國國際學校發展狀況、研究西方主要國家國際學校走出去的戰略與經驗有著重要意義,并為中國國際學校發展和國際人才的培養提供了全球視野和現實指導。




附  錄



目 錄



引言


一、國際理解教育理念的緣起與演變

(一)國際理解教育理念溯源

(二)中國國際理解教育理念的演變 


二、中國國際學校開展國際理解教育現狀調查 


(一)理念建設

1.對“國際理解教育”了解的廣度 

2.對“國際理解教育”了解的深度 

(二)課程設置 

1.培養目標 

2.隱性課程 

3.顯性課程 

(三)主題活動 

(四)教師培訓 

(五)對外交流與合作 

1.與學校的交流與合作 

2.與政府機構的交流與合作 

3.與民營企業的交流與合作 

三、結論與展望


(一)出臺國家級專項文件,凸顯國際理解教育的戰略地位

(二)營造全民研習氛圍,深化對國際理解教育的認識 

(三)開發國際理解教育特色課程,踐行教育精準扶貧

(四)豐富教師培訓形式,提升全球議題與跨文化教學能力 




  引  言


  習近平總書記在《論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章中提到,文明的繁盛、人類的進步,離不開求同存異、開放包容,離不開文明交流、互學互鑒。為此,習總書記曾在多個場合強調要加強“國際理解教育”,以增進學生對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認識和理解,促進中外語言互通,進一步深入推進友好學校教育深度合作與人文交流,在青少年心中打牢相互尊重、相互學習、熱愛和平、維護正義、共同進步的思想根基,向世界講好中國的教育理念,增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世界影響力,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打下堅實基礎。


  國際理解教育最初是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推動的教育理念,旨在增進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信仰以及不同國家、地區的人們之間相互了解和寬容,加強合作,以便認識和處理全球社會存在的重大問題。這一理念被引入中國后,越來越得到教育界重視,在理論和實踐上不斷有新的探索出現。中國國際學校自誕生以來,就與國際理解教育有著難分難解的關系。然而國際學校開展國際理解教育有何特殊之處,卻鮮有報告加以分析。


  本報告嘗試通過呈現中國國際學校國際理解教育實施情況,以彌補這一不足。具體來看,報告主要分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梳理了國際理解教育理念的起源與在中國的發展概況;第二部分為報告的主體,從理念建設、課程設置、主題活動、教師培訓和對外交流與合作五個方面呈現并分析中國國際學校開展國際理解教育的現狀;第三部分對報告主體部分進行了簡要總結,并在此基礎上提出對于中國國際學校實施國際理解教育的展望與建議。



  一、國際理解教育理念的緣起與演變


(一)國際理解教育理念溯源


  二十世紀上半葉,傳統教育很少關注國際事件以及不同民族、國家或社會之間的相互聯系。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為了防止悲劇的重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提出了“國際理解”的理念。在隨后的幾十年中,UNESCO不斷完善著國際理解教育的涵義、宗旨和方法。


  1952年,UNESCO指出希望人們能夠通過教育意識到一個全球性國際社會和組織的存在,促使人們承認各文明和民族的同等地位,加深對于不同民族間相互依賴的理解和認識,并且讓人們為提升國際理解和合作盡到自己的責任。1964年,UNESCO表示,實現國際理解教育目標的方法包括推廣最新的教育方法并且傳播與聯合國、普世人權以及其它國家情況相關的知識和信息。UNESCO認為沒有國家或民族可以與世隔絕地存在,強調了國家間通過國際舞臺尋求和解的必要性。同時,UNESCO也表示,世界各國不能夠否認沖突的存在,否認這些事實是不負責任且危險的。在實踐層面,UNESCO開始與別的聯合國機構一起試著在不同階段調整教育的目標和行為,同時在不斷變換的世界環境中推動國際理解。


  冷戰期間敵對的意識形態給UNESCO的工作造成了挑戰,但UNESCO仍試著通過教育消除仇恨,推動國際理解。1974年,UNESCO第十八屆會議通過了《關于促進國際理解、合作與和平的教育以及關于人權與基本自由的教育的建議書》。該文件特別強調了國際理解對于國際社會的重要性,著重突出了包含“國際理解”、“合作”和“和平”在內的“國際教育”,這樣的國際教育以發展人民與人民之間、擁有不同社會和政治系統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友善關系為原則,以尊重人權和基本自由為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國際理解教育在近幾十年的發展過程中與和平教育、可持續發展目標以及全球公民教育存在著不可分割的聯系。這些理念一同在UNESCO的工作中被推廣,相輔相成。


  和平教育興起于20世紀后期,這一理念認為,個人以及國家之間是相互依賴的,應為了共同生存而團結在一起。和平作為為了實現社會發展和正義的動態社會-政治過程,是教育的最終目的之一,而國際理解則是為和平打下基礎的重要途徑之一。冷戰的結束和新世紀的到來見證了國際社會所經歷的新改變,恐怖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宗教仇視、以及其它各類仇恨和暴力活動愈演愈烈。在這一背景下,UNESCO于1995年發布《和平、人權與民主教育行動宣言與綜合框架》,倡導建立一個由多行為體組成的教育系統,以實現和平、人權、民主及可持續發展的教育目標。同時,這一文件還指出,國家和全球層面的知識、理解以及對其他文化的尊重是促使全球相互依存、推動地方行動的重要力量。2001年,UNESCO大會通過了第39條決議,再次指出了國際理解的重要性,“作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使命的核心,寬容、普世性、相互理解、對文化多樣性的尊重以及促進和平文化等價值觀,鼓舞了國際組織、國家、民間社會和公民個人采取更多行動”。


  在最近的二十年里,國際理解教育與聯合國推動的可持續發展目標緊密結合在了一起。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教育十年(2005-2014)的基本價值觀是“尊重文化多樣性,承諾在地方和全球構建一個寬容、非暴力以及和平的文化”。《宣布2016年為國際全球理解年(IYGU)》進一步解釋了全球理解教育的內容,指出為了面對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 等方面的全球性問題,遵循一個可持續發展目標倡導的綜合性解決方案便十分重要。因此,人們需要豐富他們關于不同社會化背景的知識,并且通過尊重文化多樣性實現可持續性發展,彌補國家間、地區間以及地方間在行為和決策上的差距。


  近年來,國際理解教育的目標還在UNESCO對全球公民教育的推動中得到了體現。為了實現2030年議程,全球公民教育在培養能夠實現和平可持續發展的優秀人才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在可持續發展目標的框架之下,所有國家和人民都正處于一個實現長期命運共同體的中間階段。因此,培育有擔當的全球公民成為實現可持續性發展的必要途徑。可持續發展目標主張,全球公民教育旨在幫助人們獲得能夠解決全球挑戰的認知和技能,以及構建一個更加和平、寬容、包容及安全的世界。全球公民教育包含認知、社會心理及行為等維度的教育。認知維度包括人們對全球議題及不同國家、人口之間相互聯通和依存有關的知識、理解和批判性思考。社會心理維度則涉及人類的歸屬感、共享的價值與責任、心靈相通、團結以及對差異和多元的尊重。行為維度則倡導建立一個各層面上更加和平和可持續的世界。由全球公民教育的具體內涵可知,國際理解教育在世界公民教育發展中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二)中國國際理解教育理念的演變


  隨著中國對外開放進程的不斷深化,國際理解教育理念漸入人心,不斷地啟發著社會各界思考培養什么樣的人以及怎樣培養人的問題。這些思考在不同時代的教育政策中都有所體現。


  我國國際理解教育政策的產生可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并于90年代萌芽。1983年9月,鄧小平在景山學校題詞時指出,“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隨后,于1985年頒布的《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將鄧小平的“三個面向”作為未來我國教育發展的戰略方向。1993年頒布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第二部分第十四章指出,“進一步擴大教育對外開放,加強國際教育交流與合作,大膽吸收和借鑒世界各國發展和管理教育的成功經驗”。該政策的頒布拉開了我國出國留學和來華留學繁榮發展的序幕,為中國與世界的雙向理解與交流做了鋪墊。1995年,中共中央第十四屆五中全會宣布將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發展市場經濟,進一步拓寬了國際理解教育導入我國的外部條件。


  2010年,“國際理解教育”這一名詞正式出現在國家政策文本中。《國家中長期教育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綱要》)第十六章提出,面對國際化,我國應做到“借鑒國際上先進的教育理念和教育經驗,促進我國教育改革發展,提升我國教育的國際地位、影響力和競爭力。適應國家經濟社會對外開放的要求,培養大批具有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和國際競爭的國際化人才”。由此可知,我國政府推行國際理解教育的重要目的在于培養國際化人才。


  與此同時,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門開始積極推出多元化的國際理解教育政策。例如,2009年浦東新區出版了《世紀名片·國際理解教育系列讀本》;2010年上海舉辦世界博覽會之際,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在普陀區、浦東新區等地選定國際理解教育實驗學校,對中小學各階段國際理解教育課程量、教育內容做出了具體規定,閔行區于2012年開展了“多元·共生·融合”區域推進基礎教育國際化的路徑與策略研究;2012年5月,山東省淄博市教育委員會下發《關于實施中小學國際理解教育的指導意見》;同年10月,江蘇省常州市教育委員會下發了《關于加強中小學國際理解教育的意見》;2014年9月,廣東省東莞市教育委員會宣布全面實施中學階段的國際理解教育;內陸地區的四川省成都市也頒布了《關于加強中小學國際理解教育的指導意見》,宣布自2016年開始在中小學普及國際理解教育。


  2016年,受教育部基礎教育二司委托,由北京師范大學牽頭的課題組發布了《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總體框架, 標志著我國國際理解教育政策走向內涵式發展階段。該框架由六大素養十八個基本要點組成,“國際理解”被歸為六大素養之一“責任擔當”中的一個要點。針對國際理解教育的內涵,該框架規定:“具有全球意識和開放的心態,了解人類文明進程和世界發展動態;能尊重世界多元文化的多樣性和差異性,積極參與跨文化交流;關注人類面臨的全球性挑戰,理解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內涵與價值等。”較之于《綱要》,該框架提出的國際理解教育理念弱化了國際競爭力,更強調人類的和諧共生。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核心素養總體框架中,“國家認同”作為另一個要點,與“國際理解”相伴相生,印證了二者之間的密切聯系。


  通過梳理,本研究認為,“國際理解教育”本身是一個復雜且不斷發展的概念。為了明確研究的邊界,本研究從“培養什么樣的人”的角度出發,綜合以往研究成果,將“國際理解教育”初步定義為為了培養具有全球意識,尊重世界文化多樣性,關注全球議題,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并理解、尊重和發揚本國、本民族文化的人而開展的教育活動。基于尊重實踐的原則,該定義并沒有對國際理解教育活動的形式進行預判。在研究過程中,研究者秉持開放的態度,將定義教育活動形式的權利交由實踐者手中,這將在一定程度上保證研究的全面性、及時性。




《中國國際學校報告藍皮書(2016)》


《中國國際學校藍皮書(2017)》


《中國國際學校藍皮書(2018)》





大乐透基本走图进30期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 浙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002499科林环保最新 湖北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3d今晚试机号的查询 福彩3d双彩图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体彩6十1预测专家预测 股票配资公司都是怎么开展业务 大富豪平特一肖论坛 最新平码公式算法 湖北 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互联网金融产品有哪些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