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1日,“文明對話研究所”(Dialogue of Civilizations Research Institute,DOC) 監事會主席弗拉基米爾·雅庫寧(Vladimir Yakunin)博士到訪全球化智庫(CCG),就國際秩序的文明維度、“一帶一路”下的亞歐大陸發展機遇、未來國家地區的發展挑戰以及新世界秩序中的核穩定等話題發表演講,并同與會嘉賓、媒體深度交流。















【在線視頻】


  中國、俄羅斯以及美國對于構建國際秩序以及維護世界穩定有著重要作用。自冷戰結束以來,中俄同美國的關系在曲折中發展。近期中美貿易摩擦為世界經濟發展前景蒙上了陰影,同時中俄頻繁的合作則鞏固了兩國的伙伴關系。面對當今世界的局勢復雜多變,亞庫寧博士向與會人員分享了自己對國際形勢的見解以及解決方案。CCG主任王輝耀博士主持本次研討會。




  王輝耀博士首先對亞庫寧博士一行人的到來表示歡迎。他指出,“文明對話研究所”為推動世界了解文明多樣性有著重要貢獻。目前我們面對著充滿變化和挑戰的世界,中國、俄羅斯以及歐洲其他國家在應對世界危機方面有著重要作用。亞庫寧博士是學者也是企業家,曾經多年擔任俄羅斯鐵路股份公司總裁,擁有更廣闊的視野。這次交流將加深大家對文明以及世界局勢的理解。






  亞庫寧博士首先感謝CCG組織此次會議。他表示,“人類社會是一個整體”是堅持文明對話的理念的基石。DOC研究并不是僅僅局限于地緣政治,歐洲經濟,或者社會中某個方面的進程,而是把社會看作是一個整體,同時世界也被認為是一體化的聯合體。



“文明對話”是解決問題的有效途徑



  隨后,亞庫寧博士向大家簡要介紹了DOC的成立歷史。在2002年的世界文明對話公共論壇上,與會的領袖和專家建議建立“文明對話研究所”來構建以對話為基礎的解決人類社會難題的機制。在更早的時候,“文明對話”的理念也被伊朗領導人Mohammad Khatami于聯合國會議上所提出,該提議獲得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支持。





  亞庫寧博士指出,“文明對話”是解決當前許多重大問題的有效途徑,然而在70年前,哪怕是現在,在俄羅斯,在其他國家,也會有學者對該理念提出質疑。他們認為應當討論全球文明,而不是文明的多樣性。但事實上在西方世界如今已經出現了關于“文明國家”和“民族國家”概念的討論,多樣的文明正在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同時,亞庫寧博士表示30年前,柏林墻的倒塌被認為是冷戰結束的標志,當時為了尋找新的發展道路,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得到發展。國際社會應該遵循這樣的發展道路,但是實際上它運行的并不完美。有些專家甚至提出現行全球治理體系給世界帶來了更多挑戰。


新的國際政治體系正在崛起


  亞庫寧博士認為,二戰后的世界格局的演變則是伴隨著崛起和陷落。陷落則是以蘇聯解體為代表,而崛起則可以從歐盟以及亞洲經濟的發展體現。如今世界正在從“單級世界”向多極化趨勢發展。現在人們也看到世界的重心已經從西方世界逐漸轉移至以APEC為代表的亞太地區,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變。





  在這個轉變過程中,許多挑戰和緊張也隨之顯現。這些緊張關系在政治、外交和經濟領域上有所體現。冷戰期間,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在這些領域中有著諸多形式的對抗,包括軍備競賽。現在主要不同點就是兩個超級大國的對壘不復存在了。許多新興的政治力量正在向超級大國的統治地位發動挑戰。新的政治系統正在出現。



世界經濟格局正在巨變




  亞庫寧博士指出,現在世界經濟有著許多增長點,歐洲-大西洋地區以及亞洲-太平洋地區是兩大主要增長點,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還有其他具有增長迅速的國家比如印度、伊朗、以色列、朝鮮以及土耳其等,他們都企圖在全球或地區事務中增加自己的影響力。


  所有這些情況都使得當今世界異常地復雜。如今美國尋求在北美以及歐洲-大西洋地區的統治力,中國則是尋求自己在亞太地區經濟的影響力,其中包括“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同時人們也不能忽略文明也在國際事務中扮演著和經濟同樣重要的角色。亞歐地區將成為世界經濟的新增長點。只有消除文明的誤解,才能提供更多合作的機遇。


中俄關系高度互補

世界依然處于“核威脅”下



  在中國同俄羅斯的關系上,亞庫寧博士認為,中國和俄羅斯是高度互補的,兩國有著諸多關鍵的利益關系。中俄將不會產生惡性競爭,而是更多的合作。中俄的合作也將成為帶動亞歐地區發展的重要推動力。


  亞庫寧博士談及核武器問題時,他認為在冷戰結束后,世界的“核恐慌”并沒有完全結束,這是非常不幸的。相反,核武器成了超級大國在處理國際問題上的重要籌碼,這是非常危險的舉措。目前世界上的核彈頭數量驚人,美國約擁有6415枚,俄羅斯約有6850枚,英國有約215枚,法國約有300枚,中國約有280,印度大概有100到140枚等等,這些核彈頭足以毀滅世界。而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更是加劇了危險。


  最后,亞庫寧博士總結道總體來說當今世界是復雜且危險的。為此他認為,應該接受和理解世界的復雜性,接受和理解多樣性讓世界變得更美好這一事實,且要視每一種文明都是平等的。但同時,他也提出,讓所有人遵循同一套價值體系是不可能的,所以接受民族的,歷史的,傳統的以及價值的差異至關重要。保持和尊重文明的多樣性,讓更多有差異的聲音被聽到,將有助于對世界產生更好的影響。





  隨后,在問答環節,亞庫寧博士還就如何促進文明對話、中俄關系、“一帶一路”、全球治理、中美關系等話題和在場嘉賓和媒體朋友們展開了充分的交流。


  亞庫寧博士表示,在當前國際戰略環境下,國與國之間的對話面臨著一些挑戰,但保持對話和促進包括留學在內等的人文交流十分重要,智庫和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在其中就可以扮演重要角色,應該充分展現向政府建言獻策的責任與擔當。


  對于中俄關系,亞庫寧博士認為比起競爭關系,中俄應開展更多合作關系。例如,正如此前舉辦的“俄羅斯—非洲”峰會上傳達的信息一樣,俄羅斯和中國在非洲將成為伙伴,而不是競爭對手,這符合兩國和非洲國家的利益。


  關于“一帶一路”,亞庫寧博士表示“一帶一路”的提出成功促進了其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包括給俄羅斯的鐵路建設帶來十分積極的成效。但同時,他提出當前俄羅斯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發展也面臨著一些挑戰,包括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如何在當地發展以及如何加深年輕一代人對“一帶一路”的理解等問題,這些問題都需要被解決。


  談及全球治理,亞庫寧博士對現行的全球治理體系表示擔憂。他認為,像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的國際組織比較偏向全球金融治理領域。但一涉及到政治領域,就是完全不同的情況。因為現如今不只是政黨,包括像互聯網、假新聞等不同因素都在深刻影響著全球治理體系。


  對于中美貿易爭端,亞庫寧博士指出,美國試圖退出WTO,破壞全球貿易體系。俄羅斯是中國友好的近鄰,中俄經濟貿易聯系緊密。隨著5G技術的發展,中俄在該方面有很大的市場和空間展開合作。俄羅斯并不會從中美貿易爭端中受益,也不希望情形惡化。


  出席本次活動的嘉賓還有,DOC莫斯科辦事處執行主任Andrey Filippov,DOC主席傳播顧問Artem Minaev,以色列大使館首席分析師Tal Henig Hadar,俄羅斯聯邦大使館一秘Vlasov Ivan,德國駐華大使館二秘Annegret K?nig,CCG秘書長苗綠、CCG副秘書長劉宇等。



關于主講人



  弗拉基米爾·雅庫寧博士是俄羅斯商界領袖和慈善家,俄羅斯鐵路公司前總裁,,莫斯科國立大學羅蒙諾索夫政治科學系國家治理系主任。同時,作為“文明對話”世界公眾論壇創始主席,弗拉基米爾·亞庫寧博士從”文明對話“的角度,對當下國際秩序、國際關系、多邊合作及區域性經濟發展趨勢等問題進行深入分析,為應對現有的國際秩序下國際合作與區域經濟發展新挑戰提供了獨特視角與建議。




大乐透基本走图进30期 河北快三走势图带时间 黑龙江11远5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走势 嵘创信投 海南41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开奖怎么玩 大盘股票行情走势图 福建快3在哪里玩 777娱乐电玩城 云南11选5100期走势图 国海证券股票 快乐10分规律 股票市场指标分析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牛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