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07日

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18)

來源:CCG



摘要

《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18)》是CCG對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持續追蹤五年的研究成果。本報告從理論研究到實證研究,多角度全方面地對中國企業海外發展進行了梳理與分析。全書由總報告、評價篇、調查篇、專題篇、對策篇、案例篇和附錄七部分組成。

在總報告中,歸納總結了2017~2018年全球對外投資以及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的發展情況和特點。縱觀全球對外直接投資,從投資區域來看,美歐亞備受投資者青睞;投資行業主要集中在服務領域;投資方式上,跨國并購與綠地投資雙雙出現下滑;雖然貿易保護主義波及全球,但國際投資政策依然趨向自由與便利化發展。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方面,投資區域中心從北美轉至歐亞;投資主體呈多元化發展;投資方式以并購為主,綠地投資持續下降;投資領域主要集中在制造業,高端制造業發展迅速。另外,本報告分析了2017~2018年中國企業海外發展面臨的五大挑戰,即中國企業海外發展,合規經營亟待與國際接軌;從“產品走出去”到“品牌走出去”,中國企業任重而道遠;走進“一帶一路”的中國企業困難顯現;中美大國博弈下,中國企業美國投資遇阻礙;中國企業海外對外承包工程,PPP模式效率亟待提高。在深入分析的基礎上提出相應的對策與解決方案,為中國企業海外發展提供參考與借鑒。

評價篇中,CCG在持續更新的中國企業全球化評價體系(2018)的基礎上,以追蹤收集的300家“走出去”的中國企業數據為基礎,持續推出了具有影響力的中國企業全球化50強榜單。另外,在分榜單中我們推介了2018年中國企業全球化新銳50強榜單2018年“一帶一路十大先鋒企業榜單,2018年中國企業全球化創新十強推薦榜單。

在調查篇中,我們通過問卷調查和對論壇專家觀點的匯總,收集了寶貴的一手資料進行分析。問卷調查部分,我們采取線上與鳳凰網合作進行網上調查以及線下對企業的實地調研訪談相結合的形式,截止2018年8月15日共回收有效問卷213份。通過問卷調查,我們對企業“走出去”的基本情況進行統計,厘清中國企業走出去面臨的主要問題,掌握政策環境變化對企業的影響,了解走進“一帶一路”企業的現狀與前景。專家觀點匯總部分,根據2017年第四屆“中國企業全球化論壇”,整理匯編了各界專家學者與企業家的觀點。旨在更深入了解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真實現狀與存在的問題,為已經“走出去”和即將“走出去”的中國企業提供參考借鑒

在專題篇中,我們深入探討了中國企業海外發展所面臨的合規問題,民營企業海外投資實業研究,以及“一帶一路”經貿合作的研究,并對中國企業海外發展的本質進行具體分析。

在對策篇中,我們探討了中小企業海外發展的困境、邀請專業律師對中國企業跨境并購交易合同核心條款進行解讀,對近期中、美、歐的準入法規對中企的影響進行分析,并對“走出去”的中國企業提出對策建議。

在案例篇,我們精選了福耀玻璃、復星、科銳國際、百度、京東、碧桂園、爸爸的選擇、河南航投等八家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經典案例。通過對案例的分析與解讀,為中國企業海外發展提供借鑒與參考。

最后,在附錄部分匯總了全球化智庫(CCG)收集統計的2017~2018年對外投資事件,為讀者了解中國企業海外發展提供幫助。我們希望本報告對推動中國企業海外發展走向更高層次提供理論基礎,對國家有關部門制定政策提供有益參考。


目錄

總報告

B.1 2018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現狀與趨勢      

王輝耀  苗綠

一、概述

二、2017-2018年全球對外直接投資的現狀與特點分析

三、2017-2018年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的現狀與特點分析

四、2017-2018年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面臨的五大問題與對策建議

五、結語

Ⅱ 評價篇

B.2 全球化智庫(CCG)2018年企業全球化推薦榜   

CCG企業全球化研究課題組

B3. 中國企業全球化評價體系2018     

CCG企業全球化研究課題組

Ⅲ  調查篇

B.4 2018年中國企業對外投資調查分析報告  

CCG企業全球化研究課題組

B.5 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的新機遇、新挑戰與新責任調查研究報告    

CCG企業全球化研究課題組

 

IV  專題篇

B.6 加快市場化企業投資,保障“一帶一路”可持續發展

何偉文

B.7 “一帶一路”經貿合作的現狀和前景展望    

霍建國

B.8歷史視角破局“走出去”的本質與戰略啟示:對標日本企業“走出去”的發展路徑探尋中國制造“走出去”現狀 

唐琪娃

B.9 強化企業合規管理  促進“走出去”穩健發展:中外企業合規經驗與教訓

丁繼華

B.10 歐美等國家外資安全審查的趨勢、內容與應對策略

盧進勇 李小永 韋洪斌

B.11 警惕和防范“技術冷戰”思維沖擊和影響我國創新驅動戰略

趙 剛

V 對策篇   

B.12 初探中小企業“走出去”的困境與解決方案                     

吳 赟

B.13中國上市公司跨境并購交易合同主要條款法律分析   

張詩偉

B.14中國、美國、歐盟近期法律法規對中國境外投資的影響及相應對策   

鄔國華 雷宇京

 

VI 案例篇

 

B.15從工具出海到技術出海,AI成中國互聯網出海主引擎   

張亞勤

B.16借道并購整合全球資源,解讀復星的全球化產業布局   

苗 綠

B.17福耀玻璃的國際化戰略與啟示   

董慶前 牛驍

B.18產業新城新模式助力馬來西亞經濟發展

 于蔚蔚

B.19以“空中絲綢之路”推動內陸地區融入全球化發展:河南航投參與“一帶一路”的探索與實踐   

張明超

B.20爸爸的選擇“中國制造,世界研發”的品牌發展戰略   

王勝地

 

B.21京東集團國際化的印尼樣本:以核心優勢深耕本地市場

 京東集團

B.22 科銳國際全球化發展與跨國服務實踐   

王天鵬

 

Ⅶ 附錄

B.23 2017-2018中國企業國際化事件統計

B.24 后記



序一   堅守:中國企業全球化的曲折前進之路

 

2017年全球經濟進入平穩復蘇軌道,然而受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等影響,全球對外直接投資出現大幅下降,2017年全球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同比下降23%,總額跌至1.43萬億美元。作為世界經濟體系中的一員,2017年中國企業海外直接投資出現十年來的首次下滑,從2016年全球對外投資排名的第二位下滑至第三位,全年對外投資總額為1201億美元。面對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總額的下降,以及近年來中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摩擦不斷增多,特別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以來,中美貿易關系日益緊張,以致2018年3月開始,中美雙方均對對方產品采取了反傾銷措施,對相關商品提高關稅,中美“貿易戰”之聲甚囂塵上,最終搞得中美兩國企業和民眾人心惶惶,更引發了股市下跌,市場驚慌。一時質疑之聲四起,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選擇是否正確?中國對外貿易之路將走向何方?中國是否應該繼續支持經濟全球化?中國企業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是否還要“走出去”?如何“走出去”?

現實的不明朗總是會給人們前進的信心帶來絲絲疑慮,但看問題不應僅看當前和表面,而應關注整體發展歷程和深層邏輯。2018年正值中國改革開放40年,也是中國加入WTO的成人之際,還是中國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五年歷程節點,這樣關鍵的年份,借CCG《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18)》推出之際,回顧總結中國企業全球化的四十年,客觀理性分析今天的挑戰與機遇,展望中國企業全球化的未來之路,是非常必要的。

一、回顧:中國企業全球化的過去40年

中國企業全球化必然需要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環節。新中國成立后至1978年的三十年間,中國企業也曾在海外開展一些投資活動,雖然當時的海外分支機構規模小、發展慢,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微弱萌芽卻也為中國企業在改革開放后至今的40年發展進程提供了經驗和基礎。回望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經濟的發展歷程,事實上也是中國企業的興衰歷史,中國企業從墨守成規、蝸居一方到勇敢的走出國門再到成為21世紀世界經濟全球化的重要推動者和踐行者,回顧中國企業全球化的崢嶸四十年,有助于更好地指導我們應對今天的挑戰。

第一,中國企業全球化的初步發展期。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宣布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將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各種有利于經濟發展的政策法規相繼出臺,國內企業到海外投資辦廠得到了初步發展。1979年國務院頒布了15項經濟改革措施,其中第13項提出:“允許出國辦企業”,使得中國企業走出去得到官方認可。從此,以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中國五礦進出口總公司、上海機械進出口公司等為代表的外貿公司憑借著建國初期的經驗,和敢闖敢拼的精神開啟了中國企業的全球化之路。直至1992年,中國各類企業已經在120多個國家和地區開辦了4117家合資、獨資和合作生產企業,總投資額達32.04億美元。

第二,中國企業全球化的調整發展期。1993年開始,中國決定實行經濟結構調整,緊縮銀根,讓過熱的經濟實現軟著陸,因此中國企業全球化的進程進入了結構調整和清理整頓階段,也導致從1993年至新世紀初期,中國企業全球化的發展速度放緩。有數據顯示,這一階段,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為12.78億美元,批準設立海外企業1500家左右。直接投資的范圍則擴大到開發國外資源和制造加工業,此外還包括進出口貿易、工程承包、咨詢服務等第三產業。當時環境下,世界經濟全球化幾乎成為世界各發達國家的共識,世界經濟水平遠高于我國跨國公司的發展水平,但看到了差距就看到了努力的方向。在總結這一階段經驗后,中國政府提出了要發展比較優勢產業,更要重視有實力的國有企業走出去,以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全力支持中國企業在海外發展。

第三,中國企業全球化的快速發展期。新世紀到來,中國企業全球化的發展進程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而逐步加快,不僅是外國商品和資本快速流入中國,中國企業全球化也呈現前所未有的高速發展。入世加快了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融合的進程,不僅推動了中國經濟的發展,也促進世界經濟的增長和世界經濟全球化的進程。但入世以來中國企業海外發展機遇與挑戰并存。在機遇方面,中國入世是全世界的巨大利好,使得全球開始享受中國作為一個世界工廠所生產出來的價廉物美的產品,相當于中國正進行著一個“世界級別的扶貧工程”,入世18年,使國人開闊了眼界,解放了中國對外貿易的生產力,真正實現了以改革促開放,以開放促發展的愿景。在挑戰方面,在WTO規則的約束下,大部分國家都在向貿易自由的方向努力,但由于現行規則的不完善,貿易保護主義經常無孔不入,因此采取以WTO不直接沖突的各種保護措施,已經成為經濟全球化過程中貿易保護主義的普遍形態。中國企業在入世后,早期由于廉價勞動力紅利而受到發達國家反傾銷、反補貼的貿易保護手段調查,現階段,隨著中國科技實力增強,逐漸走向產業鏈頂端,發達國家又開始以技術壁壘、知識產權保護和綠色壁壘為理由對中國進行調查。盡管入世十八年間,中國企業全球化進程屢受挫折,但目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三大對外投資來源國和第二大外國直接投資目的國,成果顯而易見。

二、博弈:中國企業全球化的現實紛爭

2018年3月,美國開始向中國頻頻出擊,多次向中國各類出口產品加征關稅,中美貿易關系成為熱點話題,“中美貿易戰”一觸即發,但對于當前中美之間的貿易分析不可過分渲染和夸大,以“貿易戰”命名只會給雙方企業和民眾帶來恐慌,并會引起股價大跌。

2001年中國入世后,中美之間打過很多所謂的“反傾銷戰”、“反補貼戰”,但世界經濟依舊向前發展,世界貿易也沒有因此而止步,當前的貿易紛爭是一個市場行為,是擴大化的貿易摩擦。2009年,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以中國輪胎擾亂美國市場為由,向中國輸美輪胎連續三年分別加征55%、45%和35%的從價特別關稅;2010年10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應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申請,對中國政府所制定的一系列新能源政策和措施開展301調查,最終中美在WTO爭端解決機制下進行磋商解決;2012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否決了中國三一重工的關聯公司在美風電投資項目;2012年,美國眾議院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中國兩家通訊設備制造商華為和中興進入美國;2018年起,美國商務先后對中國鋁箔、鋼鐵和污水管道配件分別加征106.09%、25%和109.95%的反傾銷稅。的確,美國對中國采取的貿易保護政策對中國企業全球化進程帶來重大損失,特別是在特朗普上臺以后,美國“不按套路出牌”的風格更使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時心驚膽戰,但必須清楚認識到,對奉行“美國優先”政策的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而言,削減貿易赤字就是他的優先項,美國對華加征關稅就是在“意料之中”。

誠然,對待貿易紛爭的心態要理性,解決問題的手段也要慎重。削減貿易逆差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必須以市場化的方式來解決,采取行政化的方法或者強硬的貿易政策措施將欲速則不達。從當前中國采取的反制手段來看,我們的反應是很有節制的,說明我們想為今后一系列的貿易談判留下更大的空間,這是處理中美經貿關系這樣重大的國際經貿問題時需要把握的重要原則,不要因為一次貿易糾紛就動搖了對整個形勢的判斷,中美當前的貿易摩擦看成是美國對中國的戰略發生了重大變化,那會導致后續的一系列誤判。從全球產業鏈的布局來看,美國的消費者和中國產業鏈上下游的伙伴會站在中國一方,因此雙方的談判和回旋余地依舊很大。

三、展望:中國企業全球化的未來之路

改革開放40年、入世18年,中國企業隨著時代的風帆破浪前行,成果豐碩。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27.79萬億元人民幣,相較去年增長14.2%,世界貿易大國的地位巋然不動。盡管中國企業在全球化進程中不畏挑戰和艱險,成功抓住機遇和自身優勢,已經成為世界貿易大國,但面對中國企業全球化的未來之路,依舊要謙虛謹慎,時刻保持危機感與緊迫感,不可沾沾自喜。

2013年,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建設倡議,為中國企業全球化搭建新平臺,為世界經濟全球化提供新機遇。中國企業要走好“一帶一路”,做好對外投資和可持續發展,需要加強與各國、各地區企業的全方位、寬領域、多層次的合作;中國企業要在“一帶一路”沿線上承接為當地人民辦實事、辦好事的項目,做好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民心工程,贏得當地民心,才能擴大中國企業的國際美譽度和影響力。無論是國有企業還是民營企業都應在“一帶一路”發展中找到自身的存在意義和角色,特別是要提升民營企業的社會參與感與社會責任感,使民營企業在整個社會和國家當中能夠贏得尊重。而國有企業也應勇于承擔起政局相對動亂、發展相對薄弱國家的重大項目承接,用于面對投資發展風險,承擔好“一帶一路”項目中的開路先鋒。

“一帶一路”建設已經成為正在進行中的現實,也是中國企業全球化未來發展的關鍵機遇與平臺。因此,CCG在本報告中特別關注了中國企業全球化在“一帶一路”上的表現。總體來看,中國企業全球化的進程是歷史趨勢,不可倒退,不僅在“一帶一路”建設框架下努力向前發展,還要在過去的發展歷程中汲取經驗,而非妄自菲薄,打退堂鼓。我們一定要堅持走改革開放的道路不動搖,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遵守世貿協定,積極融入世界經濟發展大勢,讓中國企業在全球市場中獲得利潤,也讓世界分享中國改革開放的紅利。正是在對中國企業全球化滿懷希望、對世界經濟全球化積極支持的觀點指引下,全球化智庫(CCG)對2017年中國企業全球化的諸項成果、面臨難題進行深入淺出的分析從而撰寫成報告。希望這本《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18)》能夠為在曲折道路上前行的中國企業提供光明的指引。一時的挫折和摩擦并不能影響全局發展的正確方向,只有道路正確才能行遠。

 

 

 

 

全球化智庫(CCG)主席

龍永圖

2018年9月

 

 

 

 


序二經濟全球化新形勢下的中國企業“走出去”

 

經濟全球化從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開始迅速發展,對世界經濟產生了深遠影響。在科學技術的推動下,國際貿易、國際金融、國際投資以及技術、信息和人員在國際范圍內自由流動,推動了全球資源配置效率的提高,世界經濟獲得了長足發展。我國積極加入經濟全球化的發展進程,尤其是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逐步成為經濟全球化的重要參與者、受益者和貢獻者。

在這一背景下,我國企業對外投資從無到有,一路發展到了世界領先水平。2000年3月第九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正式提出實施“走出去”戰略以來,我國企業對外投資開始了快速發展的歷程,尤其是進入21世紀后,我國企業對外投資高歌猛進,“走出去”迎來了大發展的黃金期。2015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實現歷史性突破,位列全球第二,僅在美國之后。據國家商務部統計數據,2016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在實現連續14年快速增長之后,創下了1961.5 億美元的歷史新高,同比大幅增長34.7%。

企業的發展壯大和提升離不開全球化布局。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進行全球化經營不僅是完成產業轉型升級的需要,也是自身實力增強后開始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源的必然。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企業的經營活動不可能囿于一國一地一市場,必然要在條件成熟時走向世界,去尋求市場、資源和技術。福耀集團就是中國最早“走出去”進行海外投資的制造企業之一。1994年在美國成立美國綠榕玻璃工業有限公司,負責在北美銷售汽車玻璃,開始進行海外擴張;20年后,在積累了豐富的全球化發展經驗后,福耀開始在美國大規模投資建廠,先后建立了“代頓工廠”和“芒山工廠”。福耀的對外投資始終專注于自己的主業,沒有做房地產,也沒有做金融,從2011年投資俄羅斯加州首府盧加市到后來投資美國,一直圍繞著汽車玻璃制造這個主業。

但是,近年來,發達國家推進經濟全球化發展的意愿減弱,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多種“逆全球化”舉措出現。從2016年開始,以英國脫歐、歐洲民粹主義抬頭、反對自由貿易的特朗普贏得美國大選,及世界貿易增長緩慢、保護主義增強等為代表,逆全球化現象集中升溫。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后簽署了第一份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貿易伙伴協定(TPP),之后更是退出了《巴黎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一系列國際協議。

伴隨著“逆全球化”現象,投資保護主義盛行。很多國家制定了安全審查和反壟斷制度。一些國家以環境規制權為理由,通過法律和行政手段對跨國企業進行變相規制限制;一些國家通過進行國家安全審查和反壟斷審查、訴訟的形式對外資流入進行限制。例如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它的審查更加復雜化,對企業赴美投資構成了嚴重阻礙。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世界投資報告》顯示,2017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下降了23%,主要原因是超大型并購及企業重組減少導致跨國并購下降29%,其中美國FDI流入量大幅下降了40%,降至2750億美元。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在我國企業海外投資熱情最高漲的這兩年,自身也暴露出來一些問題。在非主業領域的投資逐漸增多,甚至出現一些資本逐利型的投資。如投資于房地產、酒店、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投資金額巨大,甚至有的是大規模舉債投資。這些非理性、高風險、高負債的投資行為引起了國家和社會的重視。近期,這些投資行為也在逐步調整,逐漸回歸理性。從國家商務部發布的數據,我們看到,2018年上半年,我國企業對外投資主要流向了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制造業、采礦業以及批發和零售業,房地產業、體育和娛樂業對外投資沒有新增項目。

當前引起各方關注的中美經貿關系,不僅影響全球化的走勢,也是中國企業投資美國的重要影響因素。當前中美經貿沖突加劇,今年來美國已連續幾次宣布對中國進口產品加征關稅。與此同時,美國也收緊了對外資的審查。近期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新財年的“國防授權法案”,加強了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的職能,要求CFIUS更加嚴格審查外資收購美國公司,并對外國投資美國企業提供國家安全評估報告。未來中國企業投資美國,將面臨比以往更多的不確定性和更加嚴格的審查。因而,提高對風險的掌控能力,加強對合規經營的重視,是未來中國企業投資美國乃至全球的至關重要的功課。

中國企業全球化過程中合規經營的重要性愈發凸顯。隨著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加強監管,以及單邊主義和貿易投資保護主義的威脅,合規風險成為企業全球化經營中的主要風險,合規競爭也成為全球化企業新的競爭規則。中國企業必須高度重視企業海外投資經營所面臨的合規風險,如果不能遏制這一風險,中國企業將難以“走出去”,即使走出去了,也難以在海外持續發展。近些年,企業在實施國際化的過程中,違規經營事件頻繁發生,一些國際知名跨國企業在華進行商業賄賂的事件時有見諸報端。而中國“走出去”企業的合規經營問題也開始凸顯。“合規”已經成為中國企業適應全球競爭新規則和新方式的必由路徑,是全方位“走出去”的關鍵所在,應根植于企業的文化和意識之中,成立專門的合規部門,建立完善的合規管理體系,保證合規管理制度的落地執行。

過去數十年,經濟全球化對世界經濟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成為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但在另一方面,經濟全球化也面臨新的挑戰,全球治理機制面臨調整、完善和重塑。在經濟全球化遭遇曲折的時候,中國成為新一輪全球化的支持者、塑造者和引領者。中國在全球治理中主張開放包容、普惠平衡的理念,結果上更加追求公正共贏。在國際經貿方面,中國支持多邊貿易體制,進一步擴大開放,實施了一系列擴大開放的重磅舉措,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并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將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新的機遇和更廣闊的天地。中國企業的海外投資,也將引領新一輪全球化進程,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貢獻。

 

 

全球化智庫(CCG)資深副主席

福耀玻璃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河仁慈善基金會創辦人、捐贈人

曹德旺

2018年9月




分享按鈕 大乐透基本走图进30期 贵州11选5规则及奖金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福建快三免费软件下载 涨停的股票怎么买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全图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 福彩p62玩法的中奖规则 深圳股票配资网 在线查股票 福建快三手机APP 配资炒股介绍 黑龙江4月3号的快乐十分 股票上证指数 吉林十一选五计算公式 新疆11选5基本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购买